排列三
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社會新聞

分享到:

為救同學身中8刀的女孩:這個社會有很多樂于助人的人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5-15 10:29    編輯:易 娜
  傳奇

  想也沒想擋下八刀

  崔譯文的生活被突如其來的8刀扎了個洞。

  這位在桂林電子科技大學讀大一的女生本來覺得自己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生”。她開了微博賬號分享生活,粉絲只有不到50個人,“基本上都是同學”。從小到大,和朋友在一起,她給自己的定位總是保護別人。就連玩游戲最常打的位置也是“輔助”,那是一個“不是最重要也不是最厲害,默默無聞幫助別人的角色。”

  但是3月10日晚上9點多,在桂林電子科技大學花江校區,剛下晚自習準備回宿舍的崔譯文突然就遇到了那把刀。

  崔譯文還記得,那時她正戴著耳機,一邊聽歌一邊和朋友聊天,這本是個輕松愜意的夜晚。身邊一個同院女生猛烈的撞擊把她拉回了現實。

  “有人在后面!”她只聽到對方扯嗓子喊了一句。

  一轉頭,崔譯文就看到一個男人直往上沖。幾乎是下意識地,她一把推開身邊的女同學,大喊了聲“跑”,可話音未落,歹徒的刀就扎進了她的身體,拔出后又補一刀。

  她停在了原地,伸出手捂住傷口。可向前跑的女同學突然回頭,速度慢下來,被緊緊跟隨的歹徒抓住了。

  撕心裂肺的“救命”聲劃破夜空,打散了原本身邊稀稀落落的人群,離女同學最近的只有受傷的崔譯文了。

  “眼睜睜地看著她被歹徒傷害,那不就成我的噩夢了?”這個平時聽到江歌案都會害怕的女孩說,她當時根本來不及猶豫,又沖了上去。她把女同學拉到身后,自己孤零零抵著眼前的歹徒。

  尖刀刺入又拔出,一次又一次,從胸口到腰腹。三五分鐘內,崔譯文一共被扎了8刀。血從衣服上滲出,在她黑色的羊絨裙前暈染出成片的印記。

  這位20歲女孩子的膽囊破了層皮,肝被捅穿,胸腔、腰腹、手臂各有道深深的口子,胸口到腹部還有一排破碎的傷痕,其中3刀貫穿。她直接被推進手術室,手術一做就是3個多小時。

  突然而至的尖刀讓這個習慣做“輔助”的年輕人成了眾人矚目的英雄。后來,廣西桂林市靈川縣政法委相關人員趕來,為她頒發了證書,授予她“見義勇為積極分子”的榮譽稱號。緊接著,學校的、家鄉的各路人馬接踵而至,目前,她收到的證書已有4個。

  這個默默無聞的95后女孩,一夜之間成了焦點。記者從當地和家鄉一個個趕來,公開的報道一篇接著一篇,她兩次被推上了微博熱搜。“女大學生為同學擋8刀”的話題,登上了微博話題榜頭條,一共有7.4萬網友參與討論,6.9億的閱讀量。

  她的微博被人找到,粉絲從50個不到蹭蹭蹭漲到了9000多,最多的時候,光私信數量就達3位數。找到她的網友,有學生也有30多歲的青年,“就想和她做朋友”。

  “寶藏女孩被發現了。”網友說。不過,崔譯文最想做的,還是修補好這些尖刀造成的傷痕。

  她愛笑,很多事情在她看來“沒什么大不了”,崔譯文戲稱自己因為這件事到達了“人生巔峰”,“跟假的一樣。”她沒什么偶像包袱,“我就是個學生,不可能‘火’了,就跑去外面到處跟人說,‘嗨,我是見義勇為的崔譯文’。”

  她最習慣的還是普通的、默默無聞的生活。2001年,她的父親崔宏偉是海軍某部修理所指導員,在一次執行海上任務時,突然發現鋼纜要斷裂。崔宏偉掩護戰友撤離,可鋼纜卻把他打倒,一頭栽在甲板上。

  他的左大腿后側肌腱斷裂,腓總神經損傷,右小腿粉碎性骨折,還有多處皮肉傷,被鑒定為五級傷殘。一個月里先后動了3次大手術,30多次小手術。那時候,崔譯文剛滿兩歲。

  這個將近20年前發生的故事深深地藏在她們的心底,卻很少被掛在嘴邊。用這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生”的母親胡梅筠的話講,他們一直是個“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家庭”。

  這個“平常的家庭”遠在千里之外的寧波奉化。他們接到第一個關于女兒的電話,是學校里輔導員打來的。因為不敢說及真相,對方只說女兒出了車禍。

  電話那頭,當了28年兵的崔宏偉頭一次聲音變得顫抖,胡梅筠則找到女兒的同校同學,對方回話,“確實出事兒了,地上好多血。”瞬間,胡梅筠“整個人一片空白”。

  夫妻倆連夜出發,等兩人抵達醫院時,崔譯文已經進了ICU。是在醫院里,父母才確切地知道,女兒出事是因為救人。

  20歲的女兒渾身插滿了管子,就像“一塊布被扎了好多洞”,纏滿了紗布。頭一次,這個活潑的女孩總是紅撲撲的臉變得“像紙一樣白”。

  他們當時還不知道。出事那天,歹徒跑后崔譯文想到的第一件事是為女同學止血。她還抽空給輔導員打了電話。沖散的人群又重新聚集起來,有人上前把受傷的兩人分別拉到一邊。

  校醫院的車和救護車先后到了。這個習慣了“輔助”的女孩,再一次沖向她走來的人群擺了擺手,“先救她吧。”直到進了醫院,女同學做完所有檢查,她才開始接受診治。醫生發現,其實她傷得更重,如果再晚點兒,很可能會內出血。

  在病房外,一直被別人看做是硬漢的父親哭了,母親的心也揪到了嗓子眼兒。

  十幾年前,崔宏偉躺在床上的時候,母親胡梅筠每天“像上了發條”,幫丈夫抬腿、揉捏、熱敷。肌腱斷裂后遺癥顯現,他的腿不自覺上翹,胡梅筠為他壓腿,用中藥給他泡腳,背他去做中醫推拿。后來,崔宏偉終于能走路了,可坐久了、走久了,就得停下來歇一歇。

  如今,她又承擔起照顧崔譯文的任務。

  崔譯文和母親一起住進了學校安排的新宿舍,出院后,兩人一直睡在一起,很多個夜晚,她會下意識地往母親的懷里鉆。

  出院一個多月后,崔譯文已經可以正常走路,只是走得快時,會有種“像得了哮喘”的感覺。她跟著班級同學一起上體育課,每周打一回乒乓球,習慣性地,沒握球拍的另一只手會捂住小腹,時間長了就要停下來坐一會兒。

  她恢復了一貫的開朗,找回了最熟悉的那種“肆無忌憚的大笑”,越來越少地想起那天。除了每天三遍的傷口涂藥時間,基本不會再感知到那種“隱隱撕扯的痛”。

  記者問她覺不覺得自己是英雄?她否認了。也有人問她遇上這類事情的建議,可她給出了跟自己的行為截然相反的回答,“安全第一”。

  “你可以先把周圍能叫的人一起叫過來,人多力量大不是嗎?別跟我一樣就知道沖。”只需要打幾個字,這句話就會從她的輸入法里一躍而出。可說起如果再碰上這種事兒,這個女孩想也沒想,“當然還會去。”

  如今,歹徒已被緝拿歸案,但崔譯文并不確切地知道這起糾紛的具體起因。“我們倆都活著,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她輕描淡寫地說。

  紅紅的傷口在慢慢平復,破碎的表層一點點地長合,私信也悄悄地減少了。如今,崔譯文日常收到的私信只有個位數。她一個人走在校園,沒有人認出她來。

  她努力適應事件淡出前的片刻高光。像她打的比喻,擋刀這事兒,也許是一本書的高潮部分,“現在已翻過,就該迎來美滿的結局,這再正常不過了。”

  在翻篇兒之前,她說自己也有一個愿望,“希望大家記住,還是有很多樂于助人的人,不是誰都只會站在一邊拍視頻或逃跑,這個社會還是特別正的,真的。”

  說到這時,崔譯文再次笑了。她又做回了那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生”,和同學吐槽小事,偶爾也擔憂自己會不會掛科。

  一切看上去似乎沒什么不同。和所有95后女孩一樣,她琢磨化妝,愛自拍,常曬穿著漢服的“九宮格”。唯獨3月,基本3天就會更新一條動態的她,在朋友圈一連留下了17天的空白。

  最后的那條定格在出事前。那天,天氣出奇地好。下午4點56分,她拍下愛心形狀的白云,配文“一抬頭都是愛你的形狀”。

  傷痕被隱藏在某些地方,并不為更多的人知曉。

  她本來打算考研,但這個計劃也許會被徹底擱置。出院后,她第一時間返回校園,但離開17天,還是感到“有些跟不上”。她沒說,其中是不是還有身體的原因。

  每天的固定時刻,她要掀起衣服,一次次面對那道刻在身體上的傷口。那是一道“7字型”的傷疤,它從胸口一直蔓延到了腰腹,幾乎跨過這個1米7個頭卻只有90斤的女孩的整個上半身。

  最長的一條痕跡,“就像是用訂書機訂過”。那是開腹手術縫合時留下的粗長針腳,怕危險期沒過還得二次開刀,醫生干脆選擇了用鋼絲縫合。

  出院前一天,她身上的紗布被一一拆下,站在鏡子前,崔譯文打量了自己半晌,流下了幾滴眼淚。

  那是整個事件中,她唯一哭過的一次。(王景爍)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
排列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