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三
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青海新聞

分享到: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榜樣力量】
一片仁心濟江源——記奉獻在玉樹高原的北京援青干部劉云軍

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洪玉杰    發布時間:2019-06-25 08:20    編輯:何繼紅

  何為援建?當一片仁心傾注于這片熱土,真情在援建者與受援者之間醞釀傳遞,三年的時間,對援助者而言,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覺擔當和靈魂洗禮;對受援方來說,這是一次刻骨銘心的精神成長和能力再造。

  青海新聞網·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毫無疑問,在可以預見的這一天——第三批北京對口援建玉樹干部任期完滿之時;醫療“團隊式”幫扶“救活”一家醫院,其成為改寫玉樹高原農牧民群眾健康曲線的堡壘時;人們定會由衷地感謝和贊美那些曾經捧出一顆真誠的心為玉樹的經濟社會建設、群眾的幸福安康服務,為玉樹的長遠、可持續發展嘔心瀝血的援建者。人們也許不知道,為打造一支帶不走的、讓黨委政府放心,玉樹群眾信賴的醫療隊伍,他們是以怎樣嚴謹的態度,堅守,堅守住扯不斷、道不完的第二故鄉;努力,努力讓北京智慧在玉樹高原上盡情綻放;奉獻,奉獻出不忘初心,不敢懈怠,不辱使命的碩果,向援受的京玉兩地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用“首善標準”在雪域高原書寫一段無悔人生。

  援青干部、玉樹州人民醫院院長劉云軍就是其中一位。

劉云軍和醫護人員探討治療方案。

  任憑前行的路多么遙遠艱難 依舊對事業刻骨銘心地愛戀

  2500公里,從首都北京到三江源頭,平均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腹地,高寒缺氧、氣候惡劣,空氣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的40%左右。

  巍峨的江源、湛藍的天空、潔白的云朵、滿山的牦牛、獨具特色的藏寨碉樓、笑容可掬的康巴美女、威武雄壯的康巴漢子……這是每個人設想中藏區玉樹的模樣。

  但現實生活中的藏區還有截然不同的另一面:高寒、缺氧、刺眼的陽光、艱難的翻越、睡眠不好、惡心厭食……這讓首次踏上玉樹高原工作生活的北京援青干部感覺無所適從。身體不適、物質條件的匱乏以及精神世界的孤獨,即使對于有過3年“援疆”經歷的劉云軍,最初也帶來多多少少的士氣低落。

  “如果沒有親身經歷過玉樹的援建模式,你就很難體會到它的艱辛。”初見劉云軍,3年的玉樹時光,臉早被高原紫外線“照顧”得白里透紅,若不是那副小框金絲眼鏡,和一口和著北京、河北方言的普通話,還真看不出來他是第三批北京對口“組團式”幫扶援青醫療隊隊長、玉樹州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兼玉樹州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

  “援玉干部在這里待上3年時間,是很艱苦,但對比當地的干部群眾在這里一干就是一輩子,偏遠地區的農牧民甚至一直缺水缺電地生活,我們這點辛苦算得了什么?”每次面對內心忐忑不已,倍加思念北京、思念親人時,這是劉云軍唯一能安慰自己的話了。

  自走進玉樹,挑起援青醫療隊的這副擔子,劉云軍的雙肩再也沒有輕松過一天。他不是不懂得身邊人的關心:“安安穩穩‘混’三年就行,不用那么辛苦自己。”但他心里清楚,面對這樣一份職責,自己一時的松懈可能意味著帶給玉樹醫療更加深遠的負面影響。一顆崇高的事業心不允許,云天萬里的高原不允許,援建的人和關注援建的人不允許,他怎能用三年的“敷衍”來褻瀆這顆已經傾注江源的醫者仁心?

  苦熬3年,還不如苦干3年。看似平淡的一句話,道出了劉云軍援建玉樹的一份初心。的確,每個人都有自己做人的原則和追求,有的人追求富貴,有的人追求時尚,但總會有一部分人為體現自己的價值而活著,為造福他人而活著。時間的指針回撥到2016年8月4日,這是劉云軍上任的第一天,帶著“要把玉樹的診療技術提上去,讓玉樹農牧民群眾都享受到基本醫療保障”的真切愿望來到新崗位,卻被辦公桌上等待簽署的69份病退調離報告,打擊得支離破碎。

  為何?為何?劉云軍一時不知如何接過這塊“燙手的山芋”。原本是全州最好的醫院,虧損竟然達到1323萬元,上年營業額不到6000萬元,醫療收入不足2000萬元。每月有2000多名患者轉院,除了轉往省級的,更多的居然是轉到州縣的同級醫院。

  制度不健全!機制難保障!業務低水平!人才留不住!患者不滿意!這樣一個個致命的硬傷,讓劉云軍下出結論:醫院“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

  化作橋梁,讓后來者前行化作沃土,培育朵朵不敗的“格桑花”

  人病了,可以去醫院,但是醫院“病”了,怎么辦?

  改革,這或許是唯一的答案。劉云軍顧不上初到玉樹的不適應,用3個月的時間期限,先穩住打了69份病退調離報告的醫院人才,便開始了緊鑼密鼓的調研。

  浮出水面的首先是醫院的“大鍋飯”“平均主義”的分配方式。醫生護士普遍認為干多干少一個樣,干多了還可能承擔更多的風險,每月底300元到不到的績效考核,有時候還不夠繳納各項“懲罰”的錢。

  劉云軍初步提出改革方案,將醫改資金230多萬元拿出來,快速啟動和實施績效考核管理體系,向高層次專業技術人才傾斜、向臨床一線傾斜,嚴格執行按勞分配、獎勤罰懶,將每月10萬元的績效工資總額提升到50萬元,對領導班子績效工資降低50% 。

  改革,總會遇到阻力,尤其是對于這樣一位在許多人眼里“鍍金”的北京醫生。很多職工都抱有質疑觀望的心態,有些甚至直接反對。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一個援建的外來人,竟然拿醫改資金做文章,想得美!”

  “干幾年就走了的人,我們的醫院憑啥他說了算?什么績效考核管理,都是花架子!”

  “歲數大了,干不動了,反正快到了退休的年齡,懶得折騰了!”

  ……

  三次召開會議,由于種種原因,都沒有通過改革的方案。劉云軍滿腔的熱情一次次被打擊得蕩然無存,一氣之下回北京了。

  看到如“敗將“般的劉云軍,妻子常宇娟心疼不已,但還是勸說他: “遇到困難就退縮,還要你去做什么?既然改革有利于當地群眾,你就應該想方設法去實行。”

  那一夜,望著窗外夜景,劉云軍一夜無眠,充足的氧氣,家庭的溫馨,以及可以回到原單位的“后路”,都是那么的奢侈。

  第二天,劉云軍與往常一樣,出現在州人民醫院的辦公室,開始義無反顧地推進績效改革。“不成規矩,何以方圓?

  今天我在績效考核上當罪人,明天就可能是功臣;若是今天我睜一眼閉一眼充當好人,說不定明天就是醫院發展的罪人!”一席話,說得那些質疑觀望的人滿臉羞愧,捫心自問,人家一個北京人跑到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到底圖啥……

  按照既定思路,劉云軍為醫院量身定制出“凝心聚力、更新觀念、愛崗敬業、創新發展”的辦院方針,并根據醫院現有臨聘醫護人員的工作年限、專業資歷等標準,制定了臨聘醫護人員同工同酬實施辦法,增加了臨聘人員的福利待遇,讓“情感留人、待遇留人、平臺留人”有了具體的抓手。

  功夫不負有心人,第一個月,住院病人增加34人,第二個月,醫院虧損止住,賺得4.8萬元,第三個月,住院人數破百,頂住各種壓力,改革的步伐愈加穩健。打鐵需趁熱。根據玉樹群眾的疾病譜、多發病和健康需求,劉云軍帶領大家苦干巧干,盤活各種可利用的醫療資源,先后成立感染性疾病科、骨關節診療中心、包蟲病診療基地、危重新生兒救治中心、眼科中心等14個新學科。醫院的業務開展更加廣泛了,診斷的病癥更加精準了,手術的數量、質量得到明顯提升。

  針對玉樹州嬰幼兒死亡超過13%的高比例,劉云軍申請創建新生兒重癥監護室項目,帶人采購避免交叉感染和提供生命支持的設備儀器,組織交流培訓。

  2017年3月22日凌晨,剛剛成立13天的玉樹州醫院兒科重癥監護室收治了早產的三胞胎兄弟。當時,三個患兒全身青紫程度嚴重,其中一個屬于低體重患兒,只有1000克,同時還伴有窒息、新生兒肺發育不全等多種癥狀。

  家住下拉秀鎮蘇魯村的格加老人忘不了,經過州醫院三天三夜搶救和一個多月救治護理,三胞胎全部存活并順利出院。雖然交流不那么順暢,但一輩子信佛的老人面對劉云軍雙手合十,不停作揖,還給他一個碰頭禮(藏族最親密的禮節)。

  獲得“白求恩式好醫生”的副院長江西介紹說,如今,醫務人員績效收入提高9.1倍,醫院年收入超過1.4億元,嬰兒死亡率從2015年的13.6%下降到2.3%,組建的14個新學科,開展168項新技術、新業務,填補玉樹多項診療技術空白— —這些就是援建最好的答案,是劉云軍最欣慰的所獲。

  真情卻成了江源揚起的帆 擔當則成為江源撐起的傘

  來玉樹為了什么?到玉樹干了什么?在玉樹怎么干的?——這是援青干部常常思考的三個問題。在援建玉樹的激情歲月中,劉云軍深知,隊伍建設是關鍵,特別是在精準援建中,建立一支政治素質過硬、業務素質過強的醫療隊伍并發揮其先鋒模范的帶頭作用顯得更為重要。

  起初,劉云軍想到了“走出去”的辦法,將醫院骨干送到北京、天津等地進修學習,但效果并不理想。“走出去”不行,就“請進來”。劉云軍從北京請來專家,“手拉手”、“結對子”、“傳幫帶”地教技術,大大節省了群眾外出就醫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壓力,避免了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情況的發生。

  80后的外二科主任索南伴久是醫院新生力量代表之一,已經自主開展無痛胃鏡、無痛腸鏡檢查項目,共完成電子胃腸鏡221例、內鏡下治療23例,填補了州醫院腸鏡診療史的空白;鄭叢華,這個原本當初抱著“試試看”態度的骨科骨干,在近兩年骨科專家帶教的140多例相關手術中,自己就帶領團隊完成了136例,將原外科的一半人并到了骨科,并擔任科室主任。

  截至今年5月底,有101名技術骨干通過不同的方式完成了技術培訓,成為全醫院學科發展的新生力量。

  記得一次,一位藏族小女孩眼淚汪汪捧著一大把鈔票來交錢,劉云軍被深深地觸動了。他更加明白,僅僅是有一支隊伍還不行,還要建立一種體系,能夠讓農牧民群眾真正享受到醫療實惠的體系。劉云軍于是又帶領大家進行改革:對貧困戶實行“五免六減”、“一兜底”的就診優惠,讓患有大病重病的農牧民都能享受到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惠;對住院患者推行一站式報銷服務,真正做到了“讓數據多跑路,讓貧困患者少跑腿”;醫院為建檔立卡戶實行“五免六減”,實行大病救治一批(14種病)、慢病簽約服務一批(25種病)、重病兜底保障一批的三個“一批”服務工程。

  三年間,所有劉云軍的故事,都是關于他醫者仁心的,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個白天忙碌著查房、帶教、講課,常常嘴唇發白,急促喘氣;多少個夜晚爭分奪秒讀書學習寫報告;在玉樹當院長沒吃過職工和患者一頓飯,連同家人探親,妻子和女兒都是晚上來,生怕打擾到大家;過節回北京一心惦記聯系專家幫扶玉樹,他三年陪家人的時間用一只手就數得過來……

  副院長尼瑪旦周說,劉院長援青三年期限馬上就要到了,怕他走,因為醫院太需要這樣一個干起活來像野牦牛一樣往前沖的帶頭人;又怕他不走,這么好的人萬一耗干心血倒下了,菩薩都要流眼淚。

  在州人民醫院,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種關懷,那是來自于劉云軍那顆滾燙的、如同金子般的心。有的職工,或者患者家屬甚至天真地想象,如果“曼巴劉云軍”一直留在玉樹,那該多好啊。

  藏族有句諺語,“好人的故事寫在石頭上,風吹不走,雨打不掉。”

  沒有三年的激情付出,哪來職工、患者篤信與敬仰。即使是在援建結束之際,劉云軍仍忘不了對玉樹人民真情的留戀,時時刻刻以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和醫者的仁愛之心,執著堅守,為玉樹藏區群眾就醫問診繼續操勞。

  假如這種無言的奉獻也能用物質手段來計算,只恐這江源的山山水水也承載不住這太多的真情與擔當。

  一片仁心濟江源。試問,還有什么比這心與心的牽念,更讓人為之動容呢?

  【短評】

心有大我,江源一樣巍峨

  一枝一葉總關情,一點一滴見初心。

  在這樣一個集中西部貧困地區、高寒缺氧地區、邊遠民族地區所有特征的民族自治州,我們聽到太多太多有關他的感人故事。

  “他是最好的曼巴,我們真的舍不得他走!”我們從醫院職工、患者家屬戀戀不舍的話語中,聽得出劉云軍在他們心中所占有的分量;我們在“這么好的人萬一耗干心血倒下了,菩薩都要流眼淚”的樸實言語中,想得到劉云軍如何心系群眾為玉樹人民就醫問診而嘔心瀝血。

  激情的歲月,造就富有激情的人。3年的援建時光、2500公里離家距離、填補玉樹多項診療技術空白……這些“答案”就像一杯濃郁飄香的牦牛奶茶,雖有一點淡淡的苦澀,但總是洋溢著愛的馨香,盡管很多故事已經久遠,但是情節依舊樸實感人。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一個時時刻刻關心體恤民眾疾苦而忘我堅守努力的人,一個處處思量醫院發展而奮力推進改革之人,一個掏心窩只為打造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之人,他怎能不受萬眾敬仰和愛戴呢?在玉樹醫改“迎頭趕上”的特殊環境中,原本可以平平穩穩“混”3年的他,時刻叩問“我是誰、為了誰、依靠誰”,將共產黨人的初心和醫者仁心轉化為滿腔熱情和不竭動力,知重負重、跋涉前行,以夢為馬、干在實處,把一腔濃濃的公仆情,傳遞到了遼遠千里的玉樹大草原。

  身在何處,心系群眾。在這樣一片醫療資源和醫資力量相對“貧瘠”的土地上,劉云軍的點點滴滴都如同一棵大樹,既出類拔萃,又樸實無華,他用共產黨員的初心和醫者仁心的根須抓牢農牧民群眾這片大地,用真真切切的醫療實惠濃蔭遮護每個人都享受到基本醫療保障的小草。長成這樣的大樹,絕不是歷史偶然的創作,而是因為給初心增“光”添“色”,讓初心永葆生機鞭策所致。

  心有大我,江源一樣巍峨!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
排列三